卿雁

散了吧,都是将熄的人了。
万物是不能滥的。
我的哈特@猪脚菌

我都感觉我有点烦。

写于2017年5月6日21:31。


立夏的后一天,还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

昨天啊,在学校里又被讽了。但是无碍,脸已经够厚了,没法推脱掉的。

但是,总有同学是可爱的。她哪怕用的只是调侃亦或者是随便的语气,我能听出来就好了。被人上心着的感觉太好了。

而玉兰花树已谢去了它的花期,如今的繁郁踏在曾经的枯枝上。夏日似乎已经逼近了。

那也难说。我不爱说感谢,向她说了句立夏快乐。显得自己神经质,鲜少记节气了吧,也不放在心上。

她感觉很懵逼,但是没有犹豫。她走向办公室,我走向家。

可她呀,是不会成功的。果不其然得到了失败的消息,但我开心。

我其实很容易被满足,却也贪心有余。尝到甜头就爱胡思乱想,期盼着下一颗比这更甜的糖。


甜是会腻的。

于是我略有些近“乡”情怯的态度,再看了《无间双龙》。从我个人角度,这是我认为近三年最好的日剧。不接受怼。

本身就是这样的,建立在仇恨上的人生是间接无意义的,一旦仇恨完成,剩下的只有废墟般的回忆。怎么感想。

现在每看一集《无间双龙》都需要一次大喘气。像是已经逐渐步入老年期一般,不爱冲击,但我想要厚重。

所以《圣诞快乐劳伦斯》和《霸王别姬》都不敢再看。

张国荣也唱了呀“其实我怕再把它翻看”。

听着《No One》guitar版,就有了这些记录,有了这乱七八糟毫无逻辑,内容也空洞乏力的感慨。

评论
热度(2)

© 卿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