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雁

散了吧,都是将熄的人了。
万物是不能滥的。
我的哈特@猪脚菌

写于2017年4月8日的四点三十四分。

今天的我,忙忙碌碌地看完了lalaland,忙忙碌碌地写去一道又一道题目,一笔又一画。
在我的昨天,哪怕知道忠言逆耳也不甚愉快。当被你的同龄人点评说是骂醒的时候,应该算是极度不爽的。
但她是有道理的。我深知,却难以改变。
培优班的作业累积起来,难度也大。我也有一瞬踌躇满志,啊我一定能进的。现实不然。
光光是我自己的班级,来了十六个人,其中不乏绝对考的进的。而年级十多个班,培优的一百零几人,考试的一百四十多个人,全市四百人。
一笔一笔账算下来愈发觉得希望渺茫。有一次算过得去的成绩是值得骄傲的吗,当我也许再也跨不过那个坎。
我要在前途与前途之间做选择的时候,父母也难又助力。挤压了一点压力,一点不满,一点愤慨。又认命地提起笔写起作业。
前段时间的长胖却又在现在瘦了两公斤,不知是不是脑力消耗过大,哪怕只是无关轻重的,这两公斤缺吗。
堆着的作业不想做,英语单词不想积累,积累了也不一定背。当我下定决心后,总有一些念头来动摇我,本质来说我是太优柔寡断了。
青春期的人也许多数都是夜行人。但青春归根到底是什么呢。一段不愉快的回忆和心酸吗?还是一把火烧了就什么都不剩的山丘似的书籍?
我是在开玩笑吧,我分得清吗。
就像改了名,换了头像,甚至换了号之后,该重蹈覆辙的不还是在吗。
那么做无用功有意义吗。

评论(11)
热度(1)

© 卿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