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雁

散了吧,都是将熄的人了。
万物是不能滥的。
我的哈特@猪脚菌

我认为一个将死的人是不会释怀的,满心都是对这个世界的怨怼。
所以我常常看着我的青筋发呆,却软弱着不敢挑破。
我有过多的偏激思想,我靠着词藻和不传心的笑掩饰。老师说我的文笔老道,不过是死命的把基调拉高。不然能沉到谷底。
对他人的喜爱也会逐步消磨殆尽,不想分散我零碎的情感,便把它们一点点收回。我是吝啬又自私的人。
但我的剖析何尝有用呢。怨天尤人地抱怨着一切不公,又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社会本就黑暗啊,这个世界本就丑陋啊。
同桌说我的心意在阳光下都不能袒露。确实如此。我要的孤独,不能完全达到。
还有推波助澜的人想把我推下山崖。
这大概是我目前可悲的了。

评论(2)
热度(2)

© 卿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