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雁

散了吧,都是将熄的人了。
万物是不能滥的。
我的哈特@猪脚菌

当离

原曲《桜色舞うころ》

【按《浮生未歇》填词】


昔年任少时器宇轩昂

方有满志挽朔望

往日解得恓惶难平庸

醴泉林簌织熹光

 

约赏梅踏雪留抹馥香

约沙海共观新阳

约千万里何处都同闯

拂手去罢  天涯流浪

 

若再见怎知竟没(mò)于世间

白骨千年枯朽梅酒染点

无关风月自酌饮

哀埙行至重门关

旌旗偃  古冢葬埋青山雁

 

谁轻唤柔语声声欢喜

谁提笔风发意气

谁记君一言叹遍朝夕

生死相离  去往无迹

 

若再见怎知竟没(mò)于世间

白骨千年枯朽梅酒染点

无关风月自酌饮

哀埙行至重门关

旌旗偃  古冢葬埋青山雁

浮世不见别离再难会面

执念太过竟等至已鹤颜

情深未可尽消散

俗尘翙翙顾风烟

只阒然  醉梅烫酒推盏

 

谁轻唤柔语声声欢喜

谁提笔风发意气

谁记君一言叹遍朝夕

生死相离  去往无迹

若再见怎知竟没(mò)于世间

白骨千年枯朽梅酒染点

无关风月自酌饮

哀埙行至重门关

旌旗偃  古冢葬埋青山雁

浮世不见别离再难会面

执念太过竟等至已鹤颜

情深未可尽消散

俗尘翙翙顾风烟

只阒然  醉梅烫酒推盏

 

 

昔年任少时器宇轩昂

约沙海共观新阳

解得往日恓惶难平庸

天涯浪迹无归向

 



我是第一次填词,当时尚未退圈,仍有些凯源的影子,但不尽然。

如今我退圈了,完成了它,所以取名当离。

我从来没有说准过自己的事,也从未放下过。

可能只是不太想否定自己,一言难尽。

但它之于我的意义,却深刻而难忘怀。

评论

© 卿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