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雁

散了吧,都是将熄的人了。
万物是不能滥的。
我的哈特@猪脚菌

[整理] 句子

Zombie:

月下一道:



昨儿朋友找我要旧文看,我其实删了,隔了好久才发现忘记清空回收站。于是做了这么一件事,把那些文里我认为可以留下的句子整理出来,重删也就再没可惜。都是些短的,几乎是当天或隔天就删掉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




 




 




 




 




 




《一炮而红》




 




 




 




 




 




     我们往一个房间里挤,或许我们根本不是这个房间的客。我们只是迷恋这里的空气。为此我们可能甘心匍匐,做这门口擦脚的巾。我们是被梦想毒害的蝼蚁。




 




 




 




 




 




 




 




 




 




 




 




道德只不过是衣服,有良心的人天生穿得好看,没良心的人买来穿得昭彰。竞争力一旦超载,就压垮底线,被剥削者的妥协有了一种得到安慰的方式叫做道德,妓女一夜七次也是职业道德。




 




 




 




 




 




 




 




 




 




我出生的时代,是将演艺工作者过誉的时代,无数渴求鲜花掌声的梦想家前赴后继,被托上神坛,被摒去阴暗,被捏成泡沫,有人升华到别的空间,有人在不为人知处悄然碎裂。




 




 




 




 




 




 




 




这个圈子里,还是经常发生着那些我不具有的东西,比如,一炮而红。我第一次听到关于这个词语的新颖解释,是来自一个喜欢男人的老导演,他约我到一边,重新注解了这个词语:不给你一炮,你怎么能红呢?




 




 




 




 




 




 




 




无论我会不会成为一个不结果的种子,或者是我看了多少世俗的成功方式,我还是相信,那些运用交易的人,只能走到中上,并且最终败给自己,而那些真正站上顶端的人,有着超越一般的做人自觉。




 




 




 




 




 




 




 




 




 




两只小船在大浪里仍然会颠簸,但至少从此有人营救。我们合在一起就是一把剪刀,分开也是两匹利刃,插进世界的肉里。




 




 




 




 




 








 




-------




 




 《虎口脱险》




 








 




从稚嫩到衰老,我们都没有走完我们之间的距离。




 








 








 








 




一山不容二虎,我让着他一点。一开始是不习惯的,如果不是喜欢他,我可能都不想跟这种人做朋友。




 








 








 




我在心里安排了无数条路,条条都长在了心里,痕迹深刻,而早上一醒来,走原路。




 








 








 








 








 




所以我肯定会生那场病的。毫无疑问。我喝酒喝得那么凶,想他也喝,怨他也喝,喝了半天没醉,再喝。




 








 








 








 








 




我早知道的,人生的各种礼物,早就暗地里标好了价格。我们在换,我们要还。我们的事业,有别人羡慕不来的幸运,但那背后,是我们咫尺、千里的爱情。




 








 








 








 




我就像被他叼在半空中,他不咽下去,也不放我出来。




 








 








 








 




我知道他舍不得完全放开我,我知道他动了情,我知道如果真的有生死选择他不会抛弃我,但爱其实比死更曲折,面对下一分钟后的危险,我们可以用本能去做出选择,但面对看起来好像还有很长一样的人生,我们考虑了太多东西。




 








 








 




-----




 








 




《夏秋之间》




 




 




 




 




 




 




 




年少的纯情,长在那摇摆不定的退却里。




 




 




 




 




 




他不是因为寂寞,才找到王源,是已经找到了王源,才懂得了寂寞。




 




 




 




 




 




 




 




因为年轻,爱情里充满着不知不觉和后知后觉。




 




 




 




 




 




 




 




多少人,都是因为太珍视一个人,才连表白都不敢。




 




 




 




 




 




 




 




他们之间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不必问得那么明白,看眼神就够了,想往前走一步时,就走好了。毕竟每一个确认,都不免带着点尴尬,带着种衡量谁喜欢谁更多一点的彰示。他们的选择是,你跟我随,势均力敌。




 




 




 




 




 




 




 




“这几年,我们有过关系很好的时候,有过闹矛盾的时候,但一直没有改变的是,我们总是很在乎对方,总是气场很合。我知道这是缘分,特别大的缘分,才让我遇到一个这么适合的人。我这个人,总是追求完美,心性太强,反倒做了一些不完美的事情。我知道,我的缺点你都知道。不过你的缺点我也都知道。我曾经特别离不开你,可事实上我也不是不能离开你,但我明白,无论我的身边换了谁,也不会换了你。你一定会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心里经常有一些斗争,我会想,生活也挺不容易的,为什么不和那个最适合的人一起过。还有,我们明明那么合适,我们明明可以做恋人,为什么要做朋友?”




 




 




 




 




 








 








 




青春和爱情,在对的人身上不会老去。




 




 




 




 




 




 




 




 




 




------




 








 




《肉体欣赏》




 




 




 




一个人独自,可以模拟抚摸、拥抱、做爱,都或多或少有相似的感觉。唯独接吻,只能两个人。所以他又知道了,没人接吻,才是所有诉诸寂寞的表征中,最无力回天的一个。




 




 




 




 




 




 




 




 




 




痛苦使他的心皱缩,一时间装不下这么多幸福的感受。他现在只感觉到,跳动的味蕾,跳动的睫毛,跳动的毛孔,一切能活过来的,都汪洋恣意地跳动,他们的跳动占领了太多空间,拥挤再拥挤。




 




 




 




 




 




 




 




 




 




 




 




“无论你选择怎样的生活,你都是我心里那个王源。只是有些生活里有我,有些生活里没我。”




 




 




 




 




 




 




 




王俊凯进入的时候,仿佛听到了荒野上鸥鹭惊起的声音,那是一阵扑朔迷离的快感,带着些许的拥促、和更多的争先恐后。




 




 




 




 




 




 




 




他这次没有半路转圜,而是将自己的欲望直推入王源的深处,茅与盾会师,以吻面礼打个招呼。




 




 




 




 




 




 




 




 




 




两个人陷落在快感里,好像置身于一个末日之梦,脚下的土地纷纷龟裂,他们脚下一空地全掉下去,没有重力,没有方向,只有无穷的坠落,在憾然的交合里,在灵肉的胶着里。




 




 




 




 




 




 




 




“源源,你不要这样,你只有这一副躯壳,你要好好爱惜它。”




 




 




 




 




 




 




 




他一手握着王源的胯骨,轻柔地抽动着,只有彼此接触,融合又分散的感觉。谈不上刺激或愉悦,他们亦步亦趋地相交着,平淡地仿佛可以就此睡去,平淡地就像每一个细水流长的夜晚,拥抱着那个一直在身边的人共同入梦;平淡地好像是一个习惯,好像从未分开过。




 




 




 




 




 




 




 




你愿做野鹰,仍有你的天地;你愿做爱莺,就来我的笼里。




 




 




 




 




 




 




 




无论是你,还是无边的自由,都不能成为我的约束。开好你的窗子,当我想念你,我会飞到你的床前。




 




 




 




 




 




 ----




 




《我们去到地球》




 




 




 




 




 




永远要相信光,等待光。太阳,一直在天上。如果你们有光,也可以照到别人身上。因为,并不是天上有太阳,就一定每个人心中有亮光。




 




 




 




 




 




如果太暗呢,你们就要做彼此的光。一定,不要在黑暗里赶路。




 




 




 




 




 




 




 




--------




 








 




 




 




 




 




《嵌套本能》




 




 




 




 




 




我醒来,正如我曾睡去。




 




我在混沌思想的洪水声声里。那么,我在哪里。




 




我要睁开双眼,才活着。生活是眼睛的倒影。




 




我分离了眼皮,因为对生活尚有余温。他教过我的。也有余温。短暂的温暖却久灼不散,成了永恒的烧伤。




 




 




 




 




 




 




 




 




 




我的一切学识被调动起来想要描摹他的容貌。芜杂的枯草里拎不出一朵新鲜的玫瑰。思索很累,不如睡去。




 




又醒来。我总是醒来又睡去。中间的过渡一如静止,乏善可陈。




 




 




 




 




 




 




 




 




 




空气是灰白的,天幕是中断的,我的声音,是被无数沉默的魂灵共享的。




 




 




 




 




 




 




 




我的视线从他手掌的边缘,蔓长上他的一方一寸。我是新履,也是熟客。我想,我终于摸清了他的容貌。




 




 




 




 




 




 




 




 




 




 




 




 




 




其实在我们怀旧的心里明明白白地知道,故事如果早已空洞,情怀又有什么用。 




 




 




 




 




 




 




 




 




 




 




 




我时常,在某个迷蒙的醒来,想起梦里有个莽撞的拥抱,从未穿插进现实,却耗费了十多年的等待。然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只是一遍一遍地反刍,想继续入梦见到他,或是起来独自斟杯凉酒。




 




 




 




 




 




-----




 








 








 








 




 




 




《夜归人》




 




 




 




 




 




年轻的时候我常在欲望中睡去。这和我之后是怎么过的没有必然关联。




 




后来我将这样的感觉当作生机的感召。我会平静地睡去。




 




这中间,我认识了一个人。




 




 




 




 




 




 




 




 




 




 




 




 




 




我们相遇的时候,都还算年轻。那时候的我已经度过了善感的青少年。




 




善感是相对的。只不过是说在那之前和之后更麻木一点而已。




 




那时候的生命是自以为沉重,但其实单薄如纸的。就像一根密度很大的针,扎在地里。可能是因为发芽中的灵魂会比较潮湿。




 




我能大发议论,在酒中问天问命。但其实,我还不懂悲哀,也不懂逸乐。我能把死挂在嘴边,但我并没有直面过。




 




 




 




 




 




 




 




 




 




 




 




一个人死去,不是单纯的仅仅的丧失,并不是毫无所得。但有一样东西他是完完整整地失去了。




 




他不再具有弹性。




 




关于通过死亡得到了什么。我和可爱的他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他问我的职业。我说我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




 




他默默地交握双手,对着尸体叩了一首。然后他抬起身,你看,这就是人生最大的确定性。




 




 




 




 




 




 




 




 




 




我和他基于缘分,缘分是冥冥的实体化。我的一生经历过无数缘分。错过总是相似的,而之所有没有错过,总有一个成形的原因。我们生活过的回到我们自己身上,形成了一种气味和一种嗅探。冬雷阵阵时,我们躲进以彼此命名的那个城堡里。




 




 




 




 




 




 




 




 




 




 




 




他有某种技巧,让死者保持安详的笑容。不悲不喜的那个弧度,他应该花了一些时间苦练才拿捏得当。




 




看到那个场景我的心里是欣慰的。人活着的时候,多么难才能安然地处于悲喜之间。我们哭着来,却可以笑着走。于是我对他说,上帝都不能让一个人笑着走,你却可以。他回答我,这其实是每个人应得的,为他活了这一世所受的苦难。




 




直到他工作完毕,他又说,我捏的笑容都是假的,如果他自己残愿未了。




 




他停顿了一下。我并不能帮一个人释怀。他说了出来。就像在说一个残愿。




 




我应该安慰一下他。但是我没有。每个人都有保留一个遗憾的权利。上帝都有一个永远寂寥的伊甸园。




 




 




 




 




 




 




 




 




 




 




 




“一个人孤独地太久,会开始吞噬自己的心。”




 




“也许吧。”




 




“其实有一个方案,我吃一口你的孤独,你吃一口我的孤独,我们互相喂饱,有一天我们就老了,不会觉得饿了。”




 




 




 




 




 




 




 




 




 




 




 




死亡,究竟是一时发生的,还是随时发生的?我们存在时,死亡就不会存在;死亡存在时,我们就不会存在了。那么我们和死亡,究竟共存吗?




 




 




 




 




 




 




 




 




 




我说,我愿意和你一直死去,直到我们真正死去。




 




 




 




 




 




 




 




 -----




 




顺便问一下老读者,还有印象深刻的吗?




 








 








 




 




 






评论(4)
热度(35)
  1. 清醒卿雁 转载了此文字
    想她,月下
  2. 卿雁bs 转载了此文字
  3. bs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4. ねこ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5. 你里圆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6. 夏秋爱上洋葱少年叻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7. 薄荷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8. 空笙夕顏月下一道 转载了此文字

© 卿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