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雁

散了吧,都是将熄的人了。
万物是不能滥的。
我的哈特@猪脚菌

烟【THE END】

烟。

国森x小招(市之宫行)

云片糕太太视频的衍生文。【指路av27827101】

ooc预警。伪兄弟。

与原作设定有大出入,看个笑话吧。

【直接放了全文,8000+】


小孩怪惹人疼的。

国森的肩膀被人猛地拍了一下。转头时小孩已经跑到前头去了。他就这么看着小孩儿,小孩刹住车一个转头。小孩用手作喇叭,眼底笑意绵延:

“哥哥!认输吗!”

在国森生活的这个小镇上,是藏不住事的。国森家那些事都被当成饭后八卦在街坊邻里间被谈论。

国森家本来只一对父子。他母亲承受不住这偏远地带贫穷又忙碌的生活,再加之国森父亲生了病,她疲于照顾,又要看管店。世人的眼光中带几分同情,就是压...

6 13

烟【DAY FOUR】

烟。

国森x小招(市之宫行)

云片糕太太视频的衍生文。

ooc预警。伪兄弟。

与原作设定有大出入,看个笑话吧。


排了大半天的队总算是快轮到了。此时小招母亲也已经告别了熟人,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待到排到他们时,母亲给了他们每人一点钱。他们并排站着,投币,撞钟,双手拍两下合十,阖眼。许完愿离开队伍,在母亲带着他们去抽签的路上,国森悄悄用手肘撞了撞小招:“你许了什么愿?”

“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嘁,小气。”

国森撇撇嘴,走到小招前面。怎么越活越过去了,小招失笑。但小招还是微跑了几步,左肩膀和国森的右肩膀紧贴,偷偷牵住国森的手,隐在国森身躯之后。

世人总想...

4 8

烟【DAY THREE】

烟。

国森x小招(市之宫行)

云片糕太太视频的衍生文。

ooc预警。伪兄弟。

与原作设定有大出入,看个笑话吧。


半冷战时期的日子虽然难熬,但两人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提那一茬,表面上看来还是兄友弟恭的模样。

转眼季节更迭,年岁也走至了末尾。国森父亲和小招母亲相依着坐在沙发上,电视机中红白歌会热闹的氛围略略冲散了屋子里的沉闷。

国森率先回了房,房外传来母亲爽朗的笑声和父亲隐隐控制着的咳嗽声。

他坐在床边的地板上顿感烦躁。紧接着房门被敲了三下,被推开,小招走进,反手关门。

“你来干什么。”

小招没答话,在国森身旁坐下,只是一直紧盯着国森。国森突然就感觉自己好像没看懂过小招。他...

6 11

烟(DAY TWO)

国森x小招(市之宫行)

云片糕太太视频的衍生文。

ooc预警。伪兄弟。

与原作设定有大出入,看个笑话吧。


“哟,那不是舔舔嘛!”

周围隐隐传来讨论嬉笑声。国森身子一颤,张口却没说什么。

普京旁若无人地走向国森,哥俩好地将胳膊搭在国森肩上。看到对面的小招,微抬手:“传说中的舔舔弟弟,你好啊。”说罢转头贴近国森:“喂,给爷打一球看看。”

普京向后退了几步,双手环抱在胸前,和一道来的小弟说说笑笑,时不时指指国森。国森已有怒色,但仍听话地打了一球,落空。

“啊啊,这都打不中。”

“毕竟废柴无论去哪里,都还是废柴啊。”

“哈哈哈哈哈哈……”

紧接着是肉与肉的碰撞,人倒地的声...

12 15

烟(DAY ONE)

烟。

国森x小招(市之宫行)

云片糕太太视频的衍生文。

ooc预警。伪兄弟。

与原作设定有大出入,看个笑话吧。


小孩怪惹人疼的。

国森的肩膀被人猛地拍了一下。转头时小孩已经跑到前头去了。他就这么看着小孩儿,小孩刹住车一个转头。小孩用手作喇叭,眼底笑意绵延:

“哥哥!认输吗!”

在国森生活的这个小镇上,是藏不住事的。国森家那些事都被当成饭后八卦在街坊邻里间被谈论。

国森家本来只一对父子。他母亲承受不住这偏远地带贫穷又忙碌的生活,再加之国森父亲生了病,她疲于照顾,又要看管店。世人的眼光中带几分同情,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风雪夜,国森母亲出走。国森彼时也不...

12

将掩息<贰>

原耽。

古风架空向。如和现实重名了,嘘——


<三>

从那日后,鸣鸢寺便多了一位常客。不烧香也不拜佛,日日跑渡尘禅房,顺便在众僧面前混了个眼熟。

也有人问渡尘那人姓甚名谁,来为何事。渡尘只笑道他叫林小明,其余一概闭口不提。僧人也知道他是在插科打诨了,不再多追问。

只是他们透过窗纸望进去,常常看见两个靠的极近的绰约人影。心下一边惊疑不定,一边落实了猜测。

主持有日找上渡尘,他们一同进了禅房。过了约摸一个时辰,出来时主持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渡尘的肩:“阿弥陀佛,这都是你的俗世缘啊。好好待那位小施主罢。”

众僧仿佛明白了什么,近来看渡尘都面带慈色。渡尘也不宜去辩解什么,只不过...

2

将掩息<贰>

原耽。

古风架空向。如和现实重名了,嘘——


<三>

从那日后,鸣鸢寺便多了一位常客。不烧香也不拜佛,日日跑渡尘禅房,顺便在众僧面前混了个眼熟。

也有人问渡尘那人姓甚名谁,来为何事。渡尘只笑道他叫林小明,其余一概闭口不提。僧人也知道他是在插科打诨了,不再多追问。

只是他们透过窗纸望进去,常常看见两个靠的极近的绰约人影。心下一边惊疑不定,一边落实了猜测。

主持有日找上渡尘,他们一同进了禅房。过了约摸一个时辰,出来时主持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渡尘的肩:“阿弥陀佛,这都是你的俗世缘啊。好好待那位小施主罢。”

众僧仿佛明白了什么,近来看渡尘都面带慈色。渡尘也不宜去辩解什么,只不过...

将掩息<壹>

原耽。

古风架空向。前期感情线甚微,走剧情流。


将掩息


<一>

钟磬声响起,你在遥远的城镇里醒来,睁眼是混沌的未知。

烟囱里已升起了袅袅炊烟——妻子为丈夫准备一顿热气腾腾的早饭,并以此开始一天的劳作。田野此时被朝日的晨晖笼住一垄垄生机。

径道上有一披霜带露的少年,身着锦衣华冠,却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显得颇有些痞气。偏偏又生得好,一眨眼便让人觉着无辜。

但你若要仔细看,他又不像是一个可以深究的人——腰带上别着一块玉牌,上刻一字“镇”。你若再转头望一眼方圆几里就明白他约摸是要去何方了。

步履不停,而细雨渐渐纷扬。


“阿弥陀佛,请佛祖保佑...

2 2

得到了一只有点好玩的笔,但是拍不出效果。自带闪光效果。

1

唐先生。

您真好。

 
1 / 4

© 卿雁 | Powered by LOFTER